百度地圖API自定義地圖 新建網頁 10 JS+css圖片幻燈切換效果丨芯晴網頁特效丨CsrCode.Cn

曲阜利特萊電力器材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公 司 首 頁  |  產 品 中 心  |  公 司 簡 介  |  行 業 動 態  |  公 司 榮 譽  |  銷 售 網 絡  |  聯 系 我 們

ADSS預絞式耐張線夾

ADSS預絞式懸垂線夾

OPGW預絞式耐張線夾

OPGW預絞式懸垂線夾

鋁合金光纜接頭盒

塑料光纜接續盒

防震錘

光纜余纜架

螺旋減振器(防振鞭)

拉線抱箍

塔用緊固件

引下線夾

護線條、接續條

防暈環

曲阜利特萊電力器材有限公司

孔經理:15206787885
王經理:15275733085
電話:0537-4567946

售后:0537-4450978
傳真:0537-4567946
郵箱:litelai@163.com
郵箱:kxjhay@163.com

云端上永不熄滅的星光

2014-09-02

 路,總會被人征服

  世間本無路,勇者自前行。搞工程的人都知道,運輸是建設一線需要解決的頭等大事。偏偏在川藏聯網工程上,道路,是比氧氣還要稀缺的資源。鐵路,更是還沒來過。

  在無人區行駛,60公里的路,一走就是一天。黎明即起,如果天黑前能到達目的地,就算是很幸運了。同行的司機,手臂和臉被曬得黝黑,一說起要去哪里,總是鎖著眉頭先墊上一句:“要是路上不碰到堵車的話……”

  顛過各種渣土路、鄉間小路和石頭路之后,要是能并入傳說中的318國道,感覺就像從綠皮車坐上了高鐵。這條充滿傳奇色彩的公路來到這里,大部分段落都是單車道,超車必須逆行,拐彎幾乎直角。

  想象一下吧,整個川藏聯網工程有近40萬噸設備物資,包括鐵塔、高壓電抗器、主變壓器等大件設備,都需要從成都、大理和麗江沿著路途艱險的川藏和滇藏公路,長途跋涉運抵現場會是怎樣一次浩蕩苦旅。面對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雪山以及原始森林和冰川峽谷,運輸人員完全沒有心思欣賞壯闊的景象,不可預知的事故隨時會來。在察雅至芒康的運輸線上,有近240公里的鄉村土路,狹窄崎嶇,異常艱險,竟然有超過10萬噸的物資就這樣日夜兼程地運到了現場。

  事實上,如果你要去塔位,至少有60%的區域根本沒有路。開車到達只能是幻想了,架設輕型貨運索道成了智慧的創造。在位于四川甘孜州巴塘的國家電網公司川藏聯網工程總指揮部(簡稱“總指揮部”),國家電網公司基建部處長、總指揮助理易建山指著規劃圖談道:“川藏聯網工程的建設難度之大,可謂前所未有,單是索道架設規模就堪稱之最。1.5噸級貨運索道有900多條,架設長度達1100多千米,支撐了1800余基鐵塔的高端度施工。單條索道最長的有4522米,最大跨越檔距達1920米,最大單跨高差達910米,最大懸傾角達52度,最多支架有21跨。對于所有設計和施工人員來說,這絕對是個大考驗。”在如此復雜的地理環境下開展工程建設,信息化手段必不可少,由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所屬的電力規劃設計總院有限公司北京洛斯達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提供的地理信息航拍圖和數字化工程管理平臺,派上了大用場。

  “川藏難,難于上西天”。環繞著巴楚河、金沙江和瀾滄江,該工程沿線多為高山峻嶺和無人區,平均海拔為3850米,最高海拔達4980米,山地路

  段約占65%,地形陡峭,線路起伏落差大,部分區域坡度在35度到65度之間。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所屬的中國電力工程顧問集團西南電力設計院(簡稱“西南院”)項目設總黎亮,對沿途的地形數據早已稔熟于心。“直觀一點說,這樣的地方基本就是懸崖峭壁。我們所處的位置,是世界上地質構造最復雜、地質災害分布最廣的三江斷裂帶,全線地質破碎區段長度達到了2×175千米,處于破碎區段的鐵塔共計626基,地質構造異常復雜。從我們進入這個區域以來,地震、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災害可以說從來沒有中斷過,已發生大小地震達70余次。8月3日發生的云南魯甸6.5級地震,距此僅有300多公里。平地里再強大的車輛和大型機具,到這里跟人一樣,工作效率都得打折扣。”

  2013年8月進駐巴塘的總指揮部,是保障整個工程建設高質量推進的“大腦”。從總指揮到隨隊醫生,幾乎都是在青藏聯網工程上歷經了生死錘煉的將士。對于這兩大世界最具挑戰性的輸變電工程,他們有一個通俗而到位的注解:“青藏聯網工程是高山上的平原,川藏聯網工程是高原上的高山。”

  海拔5000米的“鐵樹”開花

  車開過海拔4000米以上,蒼蠅都飛不動了,跟人一起貼在窗戶上。當地藏族同胞有句話:“這里就長兩樣東西,一是蟲草,二是鐵樹。”

  按照這個說法,川藏聯網工程一共有“鐵樹”1737棵,最高點的是位于施工包12段脫果洛現場的N233055A塔位。組塔工人站在塔頂時,幾乎伸手就能碰到海拔5000米的空氣。那里,基本點不著火。

  車行至山下,路已到盡頭。施工人員挖出的一條土路繞了一圈又一圈,只通到梁上,再往前,就是絕壁。從沒有記者來過這兒,一下車感覺人飄起來了。胸悶伴著耳鳴,每走一步都要大口喘粗氣。山頂寒氣逼人,幾個施工人員穿著棉襖展放導線,卻比我們走得還要快些。

  按照地理坐標顯示,這里是海拔4980米的全線最高塔位,機器轉不大動了,人還在扛著,唯有連成串的“鐵樹”和蒼鷹相伴。“路途遙遠,工期又緊,他們已經在這里住幾天了,得等到活兒干完了才能回營地。”山西送變電公司項目經理王猛一邊說著,一邊調整呼吸。強烈的紫外線,把這個晉中漢子的臉照得通紅。“我們所有在這里的人,可以說都是用生命在工作。吃住條件不用說了,干凈的水絕對是奢侈品。漫長的冬天只能捱過去,沒有電,就沒辦法取暖。盡管工程為預防治療高原病做了充分準備,但是要想找到有搶救條件的醫院,都在600公里開外,快也得十幾個小時。能在這里待著的人,就是在作貢獻,更不用說我們這些在拼命工作的弟兄們了。為了國家,為了工程,我們能堅持!”

  說起艱辛,施工人員對更早來的設計師伸出了大拇指。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所屬的甘肅省電力設計院(簡稱“甘肅院”)派出的隊伍,最早開拔到這里,完成了全過程的堅守。現場工代組結構專業的主設人李群,已經是“三進三出”高原。“離我們比較遠的西藏芒康措瓦鄉,單程開車要4個小時,趕上下雨就不能當天回來了,每次出門都要做好準備。從項目前期到現在,幾乎每個人都有輸液帶病堅持工作的記錄。”

  當地白天有光伏電站,到了晚上往往要停電。“不管到哪里,最先要找的就是電源。”甘肅院電氣專業的主設人王開繁,總是想盡辦法給設備及時充電。“我們這些搞電力建設的,沒少為缺電著急。工期一天不等人,設備要是沒電了,爬上山也沒用啊。”相比之下,給人“充電”更為困難。重金屬超標的紅色自來水,沸點只有60攝氏度,“想吃碗泡面可不容易”。

  除了這些常規問題,時不時來襲的泥石流和塌方,加上時有時無的通訊信號,都沒有讓這支隊伍懈怠。“我們在現場的職責就是協調解決施工問題,48小時內回復絕不含糊。”

  百里不同天,一山有四季。多少背包客向往的美景,換到這里全然變了滋味。說話間,遠處“轟隆隆”傳來震耳雷聲,雨水夾著冰雹砸下來。“趕緊到帳篷里躲一會兒,現在上山下山都不行。往上走有被雷擊的危險,往下走可能會遇到泥石流,原地待命吧。”湖南省送變電建設公司項目部安質部主任謝秋偉對于高原氣候的多變早已習慣。運氣不錯,很快雨過天晴,現場又忙活起來。師傅們一邊穿戴裝備,一邊說:“好運不是天天有,工程一天不能拖。”

  “安全絕對是這里的頭等大事,不可控因素太多了,必須嚴格制度,加強保障。我們四月份看到當地的一輛皮卡翻進山崖,到現在都還在那里。”湖南電力建設監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總監周紅衛,跟甘肅送變電工程公司項目經理朱轉軍一樣,與甘肅院同在一個“兄弟連”。“工程難點是安全,控制住了就是亮點。”

  今年6月,當流動紅旗來到這里時,這三家親密合作的參建單位都倍受鼓舞。同行的武警水電二總隊醫師張廣禮指著三個人的背影說:“每個人都是吊瓶的好朋友,全是樂天高手。”就在這個標段,去年大雪夜,現場人員突發肺水腫,經過了爭分奪秒的緊急搶救。“救護車開進山去救人,到處白茫茫,都不知道在哪里,還好有驚無險。”

  高原,在100個人心里,會留下100種印象,唯一的共同點是兩個詞:缺氧、極寒。不管你是否曾經走過海拔3000米以上,都應該知道:這里,是生命的邊際。三江源頭的自然生態,保持著地球的原始之靈,也伴隨著橫斷山脈的兇險。大香格里拉地區的天籟之美,引無數虔誠之心苦旅膜拜,也蘊藏了太多在極限之上追求信仰的傳說。

  天藍得讓人心醉,云兒仿佛就在手邊。急促的呼吸聲,在天地間顫抖,被純凈與肅穆俘獲。這是片令萬物望而卻步的土地,為了多呼吸一點氧氣,植物舍不得長高,牦牛也低下了高昂的頭,唯有鐵塔錚錚立于穹頂,一座座輕撥流云、蜿蜒遠行。

  在藏區生活,離不開一個慢字。缺氧,動作慢一點;聽不懂,說話慢一點;路窄彎急,開車慢一點……唯獨讓人感覺到快的是“迄今為止最具建設挑戰性的輸變電工程”——西藏昌都電網與四川電網聯網輸變電工程(簡稱“川藏聯網工程”)。國家電網公司繼青藏聯網工程之后,以超越常規的效率,認真落實中央西藏發展戰略和西部大開發戰略部署,在為藏區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可靠電力支撐、給當地老百姓生活早日送上光明和幸福的事業上快馬揚鞭。

  這些長期援藏的一線建設者們,沒有享受過特殊的福利和實惠,卻深入體驗了藏區生活與工作的艱辛。他們把人生最好的年華都奉獻給了藏區電網建設,顧不上患病臥床的家人,盡不到父母兒女的義務,用一顆赤誠之心,照亮了高原上的萬家燈火。截至7月30日,川藏聯網工程線路部分的鐵塔組立已基本完成,放線施工已完成50.56%,緊線施工已完成41.50%,附件安裝已完成39.51%;變電工程土建主體結構基本完成,主設備安裝有序進行。

  從鄉城至巴塘,再到昌都,500千伏線路綿延1009.2千米,與昌都至玉龍、昌都至邦達的512千米220千伏線路交匯在一起,盤活了巴塘、昌都2座500千伏變電站和邦達、玉龍2座220千伏變電站。“四線四站”各標段上傳來的節點信息,都指向同一個目標:2014年底實現建成投產!與國家電網公司66.3億元的總投資相比,造福藏區人民、架設吉祥天路的事業是無價的。

  價值連城的白領變身記

  作為整個工程規劃咨詢、500千伏線路設計牽頭單位及兩側落點變電站設計單位,西南院的工程師們獨立完成了川藏聯網工程的全部可行性研究工作,第一批體會了這里超出想象的艱辛。接到中標通知書后,該院院長宋培慶親自擔任組長,立即召集各技術、智能部門成立了設計工作領導小組,在原有大山區、高海拔、重冰區輸變電工程勘察設計豐富經驗的基礎上,組織各參建電力設計院開展了多次集中設計,統一設計原則,制定與加工制造、施工有機銜接的出圖計劃,及時跟蹤和梳理施工圖設計中需協調配合的事項。

  短短3個月時間內,該院就完成了500千伏輸電線路27套(全線63套)鐵塔的內業設計和2×226.853千米(500千伏全長2×498.828千米)線路、738基(全線1737基)塔位的現場勘察及施工圖資料的出版工作,并在指揮部的統一領導下,統籌協調了5家500千伏線路設計單位的施工圖設計、卷冊安排工作,為220千伏線路37套鐵塔施工圖設計提供了17套塔的資源。

  該院工代組組長甘睿最近成了名人,中央電視臺在“川藏聯網工程金沙江大跨越”節目中播出了他作為項目牽頭設計院設計師的畫面。“畫面5秒鐘,聲音19秒。”對于這些平日里總是身在他鄉的年輕人來說,上電視與其說是個噱頭,倒更像是一種安慰。“趕快跟父母說,一定再看看回放。”

  線路終堪時,所有小伙子都被鍛煉成了攀爬健將。“在斷裂帶核心區域,多數塔位垂直高差都在600米以上。一天能搞定一個塔就不錯了。”出圖高峰時段,白天出去爬到晚上,深夜再加班到兩三點鐘,已是常事。結構專業主設人馮勇的父親得了重癥需要手術,他愣是盯著圖紙出完了才趕回去,停留不到半天就又趕回來了。深夜,設計人員加班趕圖時,西南院黨委書記李蕾到現場看望慰問,親手給大家端來一碗又一碗湯圓。傳接之間,眼淚成了佐料。

  現場有個不成文的約定,不管多晚,一天下來大家要在一起吃頓熱乎飯。頂著缺氧壓力在碎石堆上行走,稍有不慎,腳下就是萬丈深淵。解渴充饑之物味道不重要,關鍵是夠用。“住在山上可不是城里人玩戶外那般瀟灑,雨雪大風說來就來,掀開帳篷外面沒準就有狼,與其說是睡,不如說是累昏了。”長時間的野戰軍式生活,讓小伙子們親如兄弟。“除非塔位實在太高,我們盡量不會在山上過夜,晚上回到營地里,看看人都在,心里也踏實些。”閑暇時,幾個人會坐在一起擺擺龍門陣,比試著誰在山里生活的時間最長。“目前的最高紀錄是兩個月,回來都不愿意照鏡子了。”

  吃飯時,大伙兒攛掇依舊單身的甘睿去“非誠勿擾”節目上搞個相親男嘉賓,也宣傳一下一線電力設計人員的辛苦。他不好意思地低著頭,“不去了,沒時間,干完川藏線再說。”長期的高原工作加上野外生活,給這些“80后”的身體上都留下了“印記”。“山上蟲子多,防不勝防,總是咬得身上一片疙瘩,時間長了難免落下疤。”一次回到成都時,幾個人相約去醫院看病,結賬時嚇得護士用鑷子夾錢。“人家看我們蓬頭垢面的,一身包,還以為得了傳染病。”現場缺水,隊員們總是不舍得也沒力氣洗澡。“在這里感覺不出,回去時看人家老是躲我們遠遠的,不知道我們這些人頭發那么長,還臭哄哄的,到底是干啥的。”一些村子里的老人,會指著隊員們教育自家孩子:“看見沒,一定要好好學習,不然長大了就像他們一樣。”

  有誰知道,這些戰勝了太多艱苦的電力設計師們,各個都是真刀真槍的“高知”。電氣專業主設人曹尹,已經參與了我國海拔最高的兩個變電站的設計工作。海拔3300米的巴塘500千伏變電站,站址面積非常狹小,設計框架多處超過現有規程規范,許多參數都要通過真型試驗來確認范圍,單是把500千伏線路接入系統調整到站內一個改動,就讓工程投資節省近千萬元。

  “考慮到8度地震區的地質情況,我們在變電站設計中采用了9度震級,全部使用鋼結構,在基礎中大范圍應用了疊層橡膠隔震技術,尚屬國內首次。”變電土建主設人盧懿拿出一張施工圖,“裝配式施工是我們減輕高原施工強度的一個創新。在全面推行鋼結構的基礎上,我們把各個組件進行模塊化,工廠加工,成品運輸,到現場用吊車機具組裝,大大縮減了工期和勞動強度。連電纜溝、建筑物裝飾、收邊這樣的細節,我們都力爭在工廠內解決,算得上是一次徹底的‘搭積木’了。粗略計算,單是一個主控樓就能節約2~3個月工期。看起來造價要比傳統混凝土工藝高,如果考慮到高海拔地區的綜合成本,綜合效益很明顯。”

  跨過天塹,守望心中的彩虹

  在川藏聯網工程總指揮部,實現“國家優質工程、國家電網公司優質工程、環保水土保持優質工程、國家優秀投資項目、國家電網公司科技優秀項目”的“五優”質量目標,已經被細化到了每一個接口:標準工藝應用率達到100%,工程質量評定為優良,變電站土建和安裝分項工程合格率100%,單位工程優良率100%,線路工程分項工程優良率100%,分部工程優良率100%,單位工程優良率100%,杜絕質量事故發生,實現工程達標投產,實現零缺陷移交生產。

  同步出現的,還有“武裝到牙齒”的保障體系。“兵站式”物資運輸和工班制道路保通相結合,在風險提示、車況檢查、司機培訓、油料供應、后勤保障等全方面提高了物資運輸管控水平。超載、超速和夜間行車,在GPS網絡監控下是絕對禁止的。由指揮部協調設立的26個醫療站點,配置了符合高原特點的救護車輛和醫療設施,安裝了四個固定式高壓氧艙,并建成了覆蓋全線的三級醫療保障體系。

  用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川藏聯網工程副總指揮丁燕生的話說:“川藏聯網工程是引領康巴地區實現歷史跨越的偉大工程,我們一定要確保建設者們上得去、站得穩、干得好,實現‘高原病零死亡、零傷殘、鼠疫及重大疫源性疾病零傳播’的‘三零’目標,確保藏區江河水源不受污染,動植物繁衍生息不受影響。”

  8月5日,在各大媒體的密集關注下,川藏聯網工程借助無人直升機和水文氣象部門的精確配合,完成了工程中難度最大的五次跨越金沙江鋪設線路工作。“這意味著,四川甘孜州南部西藏昌都地區孤立的電網,已經與國家主網實現了物理上的連接。”在黎亮看來,“工程全線投產的沖鋒號角吹響了。”那些在一線堅守了太久的目光,都比以往更為急迫。“不走了,就在現場等到投產發電,再回去睡個踏實覺。”甘睿的話,也體現了大多數參建人員的心態。

  從連接川藏兩地的公路橋上望去,波濤翻滾的金沙江兩岸,已經心手相牽。幾百米高空行走的施工人員,正在隨風擺動的導線上有條不紊地安裝配件。竹巴龍自然保護區在遼闊的牧場環繞下,依舊是那樣生機盎然。

  其實,在這些建設者心里,一個更大的構想已經形成。按照國網四川甘孜州電力有限公司董事長羅輝的講述,一個歷時四年,耗資近190億元,惠及所有當地無電人口的“戶戶通”電力天路工程,已經在同步推進。“國家電網公司在這里的投資,還談不上經濟效益,完全是本著惠及當地民生的考慮。2012年,我們搶通了四川電力‘新甘石項目’,也給包括川藏聯網工程在內的后續項目開了個好頭。無論是政府還是老百姓,聽說我們是來幫助他們用上電的,都很支持。”電力帶著黨和政府的溫暖來到這里。不管是業主,還是設計方、建設方、監理方,這些鐵骨錚錚的漢子撇家舍業扎根在這里,都是帶著同樣的理想。

  車行至稻城,陰雨給群山籠上了一層薄紗。光明透過云隙,在318國道上形成了一個濃墨重彩的虹,那些駐足眺望的身影,看到的分明是希望。

 

 

公司首頁 產品中心 聯系我們

如有關于本網站的問題或建議,請向 kxjhay@163.com 發郵件。
版權所有(C) 2014 曲阜利特萊電力器材有限公司
上次修改時間: 18 年 11 月 12 日

好吊妞在线新免费观看,久草eer九色草视频6,1024手机基地线你懂,欧美18 xvedio 100,免费一级特黄大真人片